目前分類:黃昊老師的音樂故事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初學打鼓的學生常常有到底是用左手還是右手來演奏這個音的問題。其實答案是都可以。真正在演奏的時候當然不可能還在想左手或是右手的問題,一切都是平常怎麼練習,演奏時就自然的反應出來。所以平常的練習就重要了,因為這關係到你的自然反應。一般來說對打鼓有興趣的朋友都會想要多變,我可以提供一些想法,或許可以幫助你達到多變化的效果。



我觀察到慣用右手的朋友,這一小節會習慣RLRLRLRL這種打法。



cozyelepha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覺得不要太依賴譜,尤其是針對學爵士鼓的同學來說。



很多人練習的時候很習慣看著譜打,結果我發現看著譜打的時候聲音很死板,如果把節奏背起來再打,節奏就活了。我想可能是因為“注意力”,看著譜打的時候注意力很容易放在視覺上,而背起來不看,注意力就在聽覺上了,因而會察覺聲音細小的變化。所以我的建議是練習時把譜背下來,注意聲音的變化,別把譜放在眼前盯著看。



cozyelepha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朋友聊天時聽到一件很有趣的事,他發現一開始抱著滿腔熱血來學音樂的人,好像比較容易放棄。雖然是開玩笑似的談笑內容,不過在我的經驗裡好像也有這樣的現象。



遇到過不少想在幾個月內要從沒有刷子到有一把刷子,但是幾個月過去了,離預期的目標還有一段距離,在沒辦法接受之際只好用沒天份做結論,替學習畫下句點。



cozyelepha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cozyelepha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cozyelepha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cozyelepha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上個星期,yvonne在PTT上看到一個活動急徵爵士鼓老師,仔細一看是彰化縣警察局辦的一個熱門樂器體驗營,活動對象是一些中輟生。原來排定的爵士鼓老師有事不能參加,所以急徵願意花一個早上,教這些中輟生爵士鼓的老師。



可能是因為待遇只有少少的600元,再加上地點在彰化,所以我看到活動訊息的時候,推文一大堆,大家都說是很有意義的活動,但是沒看到有人回應願意去幫忙。我想,彰化離台中也不遠,再加上我們中午才開店,早上的時間應該可以去幫個忙,大不了就晚一兩個小時開店,我也相信黃昊很樂意參與這個活動。果然,他一看了活動就說,好啊!感覺很有意義,就算沒有錢也願意去幫忙。



cozyelepha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音樂是一種與生俱來的能力,每個人都擁有。

之前在網路上找音樂教室時發現幾乎沒有一間教室有明白寫開成人課,打電話去詢問,只得到一個“成人班人很少要耐心等”的答案。感到很奇怪的情況下就問了一個曾經以成人身分去學樂器的楊姓友人。我才發現原來要成年人去音樂教室說:『我想學音樂。』是需要勇氣的。
    我已經懶得去自己猜想為什麼呢?於是就追問那位楊姓友人,她說大眾的心裡會覺得學音樂是從小就要養成的,或者是另一種青少年熱血的象徵。這說法正好符合我goooooooooogle的現象,音樂教室主要招生年齡停在青少年,再後面就少了。
    這只是現象,我當然不甘心問題就停在這裡,繼續追問可憐的楊姓友人,就以他近身的經驗來說,音樂是抽象的,比較難有一個具體的成果能擺在眼前,以一個成熟的人來說做事最怕沒成效,所以就算很想玩玩音樂也只能想想,覺得太難太遙遠而放棄。

    其實我想說的只是沒那麼難,想學就去學吧。以我的經驗來說一開始總是會對未知領域存在一種敬畏。甚麼都好難,我怎麼可能會的感覺。但是真正鼓起勇氣去做了,一步一步越靠近就越清楚,再抬頭張望一下,已經和以前認為的不可能並肩而行了。
    音樂是動物的天生能力,每一個人絕對都有音樂天分。市面上的音樂表演都是經過精密訓練而來的,但是若是我們把它回歸到一種快樂的感覺,她就是妳的音樂天分。再給一個具體的畫面,一群勞工階級每個人都用隨手可取之物敲打,發出聲音,互相回應,以音色來說並不算標準的好聽,但是聽者感受到的是那愉悅的氣氛。以上並非虛構,是本人小時候印象深刻的一幕。其實那不就是爵士樂嗎?音樂人在歷經了多年的訓練,不也就是在尋找最初的一刻嗎?音樂那麼自然又迷人,想接近她是很正常的,一點都不難以啟齒。加油。

cozyelepha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教鼓教了幾年了,在過程中有一部分感覺好像是在教學生怎麼使用手腳,也無意間發現了其實有很多人不見得能真正有效運用手跟腳。這是一種天分嗎?還是其實很多人並沒有想過要怎們使用我們的手跟腳。而這種情況同時發生在成人和小孩身上。



我就回想一下自己是甚麼時候覺得,或是有意識去學習使用手腳,我根本想不起來,好像這一直是一件理所當然的事一樣。如果你問一個正常人:你會使用手腳嗎?他會猶豫嗎?還是想都沒想過就說:當然!
人腦中充滿了許許多多的理所當然。但是在我發現這個問題的時候,同時腦裡也出現另外一個問題:我的身體能按照我的意思去做到我要的動作,是一個奇蹟吧!他們為什麼會這樣動,我覺得我能控制他們,但我真的能嗎?

在學打鼓中有一門拆神經的課,把四肢拆成獨立的四個部分,要有意識的分開動作。相信我這絕對是一場噩夢,有些人甚至會生氣。這完完全全的打破了“當然!”這句話,我們可以想見,“當然病”病得越深的人,越沒有辦法克服這個窘境。很有趣的是我們所謂的成熟男人比例上來說,病徵最嚴重。這只是我自己的觀察啦。不過為什麼呢?穩重難道就是“當然”的集合體嗎?資料還太少,少到我現在只能起個疑問?

cozyelepha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