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份的下午,有一位國中男生常常來上課。
他是柏亨,一星期上兩到三次這麼密集的課程,因為他其實是在泰國讀書,暑假回台灣探親玩耍、吃想念的台灣料理。



我還記得第一次媽咪帶著他來的時候,有一種被媽媽強迫學音樂的感覺。媽媽說,不希望放暑假回台灣,他只是一直待在電腦前玩電腦打電動,所以想讓他學點樂器。但是,那堂體驗課之後,到了第一次正式上課,那個對媽咪口氣有點差,不太開心被強迫帶來的那個男孩突然就消失了。(該不會其實換了一個小孩了吧 :P)

通常每周上兩次課,有的孩子會覺得無法消化,但是柏亨除了上課會來,平常有空也會請媽媽帶他過來練習。本來打鼓跟吉他都完全不會的他,現在聽起來可都是已經有個樣子了。他還告訴我們,他在泰國的學校,音樂課是大家分組,像個band一起合奏,希望這次回去可以來得及更改自己的分組。可見得他已經學出了興趣,很想幫他問到泰國有沒有適合他的老師,可惜到目前還沒有這方面的資訊可以提供給他。

其實他才國一升國二,可是我往往會搞錯,總覺得他已經是高中生了,看著他練習的樣子,也常常會忘記當初不是他自發性地來學樂器,而是媽咪希望他來學鼓學吉他。


有一位最近剛開始學吉他的小六弟弟曾經在上課的時候問老師:老師我學三年的話,能不能像那位哥哥一樣?
黃昊老師有點啼笑皆非地回答:那個哥哥才學一個月耶!

當然,初學的小六弟弟聽不出程度,覺得比自己好就很厲害了。可是我覺得,是柏亨那種喜歡把吉他拿在手上輕鬆練習的態度,給人一種已經學吉他很久了的感覺。

很多學生,來上課時很認真,但是到了下次上課時就看得出來,一下課後就把樂器丟到一旁,音樂時間就只有這麼每周一次。
也有些人,把學習看得很嚴肅,像是一種任務,看他練習時,認真的眼神似乎都可以融化弦了,但往往最後是挫折跟壓力卻扼殺了興趣,投降收場。



那天下午,他下了課,背著吉他,輕鬆地揮揮手說:老師,明年見!

我才突然想到這是他暑假的最後一堂課,明天就要啟程回泰國了。才想起來跟他連一張照片都沒拍過,不過,有緣的話明年還會相見,不是嗎?
創作者介紹

酷奇小象創意工作室 cozyelephant

cozyelepha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